黑脸娃娃一次价格:被逼出“超能力”的职场二孩

  疫情时期,为了找一个既安全又安静的办公环境,85后二孩妈妈张欣不得不每天在私家车里工作7个小时。

  “这是个一举两得的选择。”张欣是一名独立企业咨询师,每天要开很多电话会议。这样既可以避免工作时不被孩子突然打扰,也能让家人不必为影响她工作而小心翼翼。

  作为一位生活在北京的年轻二孩妈妈,张欣把时间分配得井井有条:每天早上8点到9点半陪孩子吃早餐,9点半到下午6点在车里工作,午餐自行解决,下午6点到晚上11点再次回归家庭,11点以后是保养皮肤和工作时间,凌晨两三点入睡。

  最近,张欣的工作压力很大,她的服务对象涉及餐饮、服务和金融平台等领域。随着企业陆续复工,作为一名为企业解决问题的咨询师,面对受疫情影响而不确定的经济形势,给企业正确的决策和策略建议,要比在平时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  张欣换过几个职业,在电视台做过经济类节目的编导、尝试过互联网领域创业、也曾在创投公司任职。对于目前的自由型职业,她很满意,符合她的职业兴趣,重要的是能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。

  张欣有两个可爱的女儿,大的5岁、小的3岁。受疫情影响,幼儿园不能开学,让在家的张欣没有任何工作时间。她每天都忙于处理姐妹之间的各种争吵和纠纷,诸如这个玩具谁先玩、谁弄坏了谁的东西等等。

  去年5月,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19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职场妈妈重返职场的重要原因是因为“女性保持经济独立很重要”以及“不想跟社会脱节”;“保持良好的自我状态”和迫于“经济压力”也是促使职场妈妈生育后返回职场的重要原因。

  此外,该调研数据还显示,近六成职场妈妈带娃方式是“白天父母带,晚上自己带”;还有15.2%的职场妈妈完全自己带娃,付出的精力更多。

  张欣感恩的是,她的妈妈和婆婆轮流到北京帮她照看孩子,减轻了她很多负担。

  同为85后二孩妈妈李琳,则没有这份幸运。在朋友眼里,李琳是“谜一样的存在”。大家好奇李琳是如何独自照看两个孩子又能保持工作状态的。“太厉害了”“超能妈妈”是近两年李琳听到最多形容她的词汇。

  听到类似的评价,李琳有时勉强一笑,有时也会解释,“哪有什么超能力,不过是白天带娃,晚上熬夜工作而已”。

  李琳有两个孩子,老大是5岁的男孩,老二是两岁的女孩,儿女双全,让很多人羡慕。她曾是一名媒体人,后来改行做了编剧。她的丈夫在邻近的城市工作,到周末才能回家。平日里,两个孩子的吃喝拉撒全部由李琳一个人操持。好在不用坐班,大部分工作在家就可以完成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